喃喃自語
一介文人,沒有刀槍的鋒芒,也沒有天子的權位,甚至不懂得向誰下跪─只能把一頁頁感慨,含淚,向天訴說。

  文字,承載著人類的思想,保存著文化的溫度;是以,易經有云:「修辭立其誠」;是以,林語堂先生曾說翻譯講究「信、達、雅」;是以,不少政商名流雖然滿腹經綸,然而重要事務仍不得不派出熟諳文字運用的發言人上陣……

  是以,文字往往成為政客欺瞞拐騙的工具;而由最近「流亡政府」風波中,府院黨的「高調駁斥」中,可見一斑。


  首先,先來溫習幾位中國國民黨黨政人士對此事的評論:

l          行政院院長吳敦義:難道她不瞭解何謂流亡政府?難道蔡主席認為自己過去拿的是流亡政府的薪水嗎?希望蔡英文更謹慎發言。

l          陸委會主委賴幸媛:蔡英文說中華民國政府是流亡政府,這是否定國家、憲法,否定民進黨曾經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執政黨豈不是說前總統陳水扁是流亡總統,蔡英文是流亡主委、流亡副院長?蔡英文的新主張會危害中華民國主權,矮化國格,傷害台灣的主體性。

l          總統府發言人羅志強:請問蔡主席,台、澎、金、馬是哪一個外國的領土難道民進黨政府執政八年,都是「非法無效」的治理嗎?難道蔡英文的「十年政綱」,只是流亡政府的執政綱領?

l          中國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希望蔡不要為了選舉,不惜撕裂台灣好不容易才凝聚的共識。

l          國民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郝龍斌:實在可恥!沒有正當性!

l          國民黨籍新北市長參選人朱立倫:呼籲蔡主席尊重國號。

l          國民黨籍台中市長參選人胡志強:蔡的說法自貶身價,非常不恰當。

  「撕裂共識」?「矮化國格」?「非法無效」?「不尊重國號」?知道何謂「流亡政府」者,想必觀察至此,已足見府、院、黨三大體系,不過是操弄民氣的機器;而所謂的「完全執政」,不過是這部機器的保護傘;更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是,上至秘書長、下至院長及府方幕僚、乃至部會主委及各市市長參選人,不過玩弄文字的丑角、操弄社會媒體的爪牙、撩撥仇恨的錦衣衛。


  誠然,「流亡政府」風波中,中國國民黨僅有意於在文字上愚弄人民;然而仍且讓我們回歸到流亡政府(Government in Exile)的定義論述此議題。

  何謂流亡政府?普林斯頓大學WordNet的解釋如下:

  A temporary government moved to or formed in a foreign land by exiles who hope to rule when their country is liberated. (政府暫時搬遷或成立於異地,並對失土尚未死心。)

  從上述定義可推得下述幾點: 

  首先,所謂「流亡政府」顯然僅為對一個政府狀態的陳述,無涉乎所謂國格、主體性、正當性,自然亦無所謂「非法無效」、「自貶身價」乃至「非常可恥」之說。 

  其次,「流亡政府」也不是如中國國民黨高層所謂「危害中華民國主權,矮化國格,傷害台灣的主體性」,自然聯合報528黑白集的妙文更是純屬無稽, “government moved…by exiles”就明顯揭示了所謂「流亡政府」還是個存在的「政府」,而且具有相當的權力(power),否則何以” …hope to rule when their country is liberated”?既「承認中華民國為『流亡政府』」,何來「不承認中華民國」之說?

  而,我們更可藉此定位中華民國政府究竟是否屬流亡政府之儔。

  在定位前,有兩個關鍵問題,必須先行釐清:

一、        是否承認,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戰敗來台?

二、        是否承認,中華民國主權至今及於大陸地區?(de jure)

  對於第一點,想必連僅有國小歷史水準的台灣人都能給予正面的答案;至於第二點,則可以從憲法及國際認定兩層面探討之:

  首先就現行憲法面論之,雖無任何條文明確指出中華民國疆域範圍(釋字328號參照),然而若藉由中央法規資料庫閱讀「中華民國憲法」,率先映入眼簾的相關條文當如下:

consitute1.bmp 

  何謂「固有」?憲法其他條文及相關法律未揭示,釋字328號更明定「不可說」;然而對憲法沿革有些了解的人想必知悉:1947年公佈的憲法,乃根據193655所擬定的「五五憲草」修訂的;換言之,所謂「固有之疆域」若推斷其乃民國25年的中華民國疆域,當不失合理。而憲法其他條文對於疆域有所暗示的條文則如下所示:

consitute2.bmp 

  由斯可見,就憲法面而論,所謂中華民國主權及於大陸地區是無庸置疑的(de jure),然而倘若國際上所謂「承認中華民國主權」並不等同於「承認中華民國主權及於大陸地區」,則此項未必完全成立,然而對於台灣處境略有認知者,想必皆知其不符合現實,在此僅聊舉中美上海聯合公報(1972/02/28)及中美建交公報(1979)中少許字句以茲佐證:

  The U.S. side declared: The United States ac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does not challenge that position. (1972)

  (美國方面表示:美方認知到海峽兩岸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且台灣隸屬於中國,美方對此無異議。)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recognizes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sole legal Government of China. (1979)

  (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

總而言之,中華民國政府戰敗來台是歷史事實,而「至今中華民國主權仍及於大陸地區」之論述,不論就憲法面(de jure)或國際認知面皆為真。

  在釐清上述歷史事實後,根據流亡政府的定義,所需要討論的問題便僅只有一項,即:台灣之於中華民國,究竟是不是所謂”foreign land

  根據府方發言人—也是近來中國國民黨幹部中,唯一一位有沾到真正「流亡政府」定義的邊者—的邏輯,台灣自然不屬”foreign land,畢竟根據他在記者會上所言,總統府對此事的回應是:「請問蔡主席,台、澎、金、馬是哪一個外國的領土?」。

  誠然,中華民國政府對於台灣、澎湖、金門及馬祖是目前唯一有效統治政治實體,實務上(de facto)就所有的司法、立法系統以及漁權、領空、關稅之獨立性而論,也甚難為「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無實質上(de facto)主權」之論。

  然而,羅發言人的陳述卻有一大歷史邏輯上的謬誤,身為國家—尤其是一個閣揆是歷史系學士的國家—總統府的發言人,實在不可取。

  這個謬誤,叫做「前後顛倒」,嚴格說來是「以『後發生的事』解釋『先前的事』」。

  誠如作者於前所述,本人並不反對中華民國政府「現今」 (2010)對於台澎金馬具有實質上(de facto)的主權,然而看歷史時,不能以今事論古,且讓我們將焦點轉至1945年二戰後的台灣從屬。

  下圖為作者整理的二戰期間與台灣從屬有關的事件演進圖:

 ww2.bmp 

  從圖中我們顯然可以發現:所有與台灣主權有關的條約及和約,實皆簽署於1949年、即國民政府撤退來台以後。

  事實上,在1949年以前涉及臺灣主權的國際文書僅有兩項—即開羅宣言及杜魯門宣言;然而上述兩者皆僅為宣言性質,無國際公法效力,就時序論之─1945年的杜魯門承認1943年的開羅(The terms of the Cairo Declaration shall be carried out)1945年日本單方面降書承認杜魯門(We, acting by command of and in behalf of the Emperor of Japan…hereby accept the provisions set forth in the declaration issued by the heads of the Governm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China, and Great Britain on 26 July 1945 at Potsdam)1952年舊金山和約方使降書生效;因此「即使」舊金山合約真賦予中華民國對台灣的主權(de jure),最快也必須在19524月以後,遠遠晚於1949年國民政府的撤退。

  而蔣介石也並非不知此事,豈不聞陳誠日記(1949.01.1201.13)中記述蔣介石曾指示陳誠:「台灣在對日合約未成立前,不過是我國一託管地帶性質」?

  換言之,1949年台灣之於中華民國,確實是一方”foreign land”,而就算中華民國真於1949年後取得台灣實質主權(de facto),也無涉於其當時「流亡」(exiles to)至台灣這方異地的事實,因此中華民國確實符合流亡政府之定義(A temporary government moved to or formed in a foreign land by exiles who hope to rule when their country is liberated.)誠毫無可疑、毫無可議。


  (而如果真要硬說台灣並非異地,則根據國際定義,這種國家便是所謂rump state,中譯為「殘存政府」,然而若蔡英文主席表示中華民國是「殘存政府」,黨政軍對蔡主席之攻訐,比之於近日,想必有過之而無不及)

 

  總而言之,中華民國政府屬流亡政府乃建立於歷史事實之上,無庸置疑,中國國民黨高層也未嘗不知,因此,所有黨政高層的發言,其實不過是欺負大多數台灣人民不了解何謂「流亡政府」,操弄人民對於「流」、「亡」二字的反感與不熟悉,更進一步將此反感提升至對民主進步黨的厭惡,以致操縱選情稱之以為操弄文字的騙徒,斯可矣!稱之以為舞文弄墨的小人,斯可矣!

  稱之以跳樑小丑,斯可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vin0530 的頭像
vinvin0530

昨夜西風凋碧樹

vinvin05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慕容理深
  • 頭香!

    Ajin 的這張圖頗有用:<a href="http://tw.myblog.yahoo.com/jw!.Wh8.9KYGwPdFNnf.o4-/article?mid=2148" target="_blank">台灣目前領土地位圖解</a>。

    作為「國家」(state)的中華民國既因被中共改造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其政府(government )也跟著在法理上消失。1949年所謂「播遷來台」的「政府」在海峽兩邊都不具有正當性(legitimacy),它只是一個以武力為正當性基礎的政治集團。正當性基本上是後來美國在冷戰局勢下所賦予的。國民黨集團以1947年的中華民國憲法作為其正當性來源,好似那是份聖旨兼地契。事實上,1949年的革命已推翻了那一部憲法(中共從來沒承認過它的正當性),自此,它不再是中國人的共同政治契約,也不是任何一個社會的。在「動員戡亂時期」的台灣,那一套憲法在本質上不過就是統治集團的護身符,在實際上,主要條文幾乎處於冷凍狀態。「動員戡亂」一詞其實已道盡軍事統治之實。所以我認為,在政治上,1949年跨越台灣海峽「流亡」的不是國家,不是政府,而是蔣家集團。
  • 承蒙 前輩看得起,使這兒蓬蓽生輝呀呀~~

    誠如您所言,所謂「中華民國政府」不過是「只是一個以武力為正當性基礎的政治集團」;甚至以一部在原有領土上起草並生效的一句「中華民國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作為有強制執行力的「地契」—以斯而論,蔣氏政權與制定「反分裂國家法」的對岸不同之處,似乎只在其實質統治—與迫害—人民與否。

    而就您所提及的「(憲法)主要條文幾乎處於冷凍狀態。『動員戡亂』一詞其實已道盡軍事統治之實」,個人認為可以延伸解釋之,即可將其作為蔣氏集團在國際法上「國家產生之合法性」的四大指標—possessio longa, continua, et pacifica, nec sit ligitima interruption (long, continues, peaceful, without lawful interrupt)—上,至多僅符合前面兩項,而參照1952年6月國際法庭對比利時的判決(http://www.icj-cij.org/docket/index.php?p1=3&p2=3&k=32&case=38&code=bnl&p3=4),這種統治在國際法上並無合法效力,係爭土地之主權從屬應交由人民自決之。
    在「國立編譯館」的國際法課本(部編大學用書,黃異版)第十章-貳-二(國家產生的合法性問題)中也有如下描述:
    早期學說認為國家的產生是「事實」問題,因此根本沒有國家產生是否合法的問題。近代國際法認為國家的產生不得是違法行為的結果,亦即:國家的產生不得具有違法性。所謂違法性是違反國際法…
    從屬人民具有自決權。但若統治國不願促成自決,則從屬人民可否以武力方式來達成目的?聯合國似乎傾向於肯定的。若此,則國際法上禁止使用武力原則顯然受此例外情形之限制。又,各國可否對於此種爭取自決之活動給予各種協助?聯合國似乎亦持肯定態度。因此所謂的禁止干涉原則,亦受此例外之限制…
    從法理的角度來看,若要把從屬人民之自決視為權利,則國際法必然要允許從屬人民以強制手段作為實現其權利的方法…
    未具合法性之「國家」,並非國際法上之國家,他仍具有未成立前的法律地位。而各國不僅不得「承認」其為國家,亦不得以此待之。

    行文至此,可嘆者有二:一則此流亡政權,不僅不致力於促使et pacifica,甚至以詭異的公投法箝制直接民權、阻礙民族自決。二則,會讀到部編國際法課本者,多半為相關科系之學生甚至學者,而其中多少人卻或為利所誘、或為現實所迫,更有可悲者是根本沒有了比較、分析的能力,終成現實當中的一個「角色」而已(蔣友柏語)─中國國民黨的教育,讓台灣流失的可真是難以言盡。

    不過本文並未提及上述事實,原因在於本文要旨乃有鑒於中國國民黨黨政高層的「嚴正駁斥」並非就事論事,而是操弄「流亡」二字字面上的負面涵義,故作者乃就「假設中華民國具合法正當性(legitimacy),其實至多也只是個流亡政府」為主旨,未盡清楚處,還請見諒。

    (您寫「頭香」也太給我面子啦~~這邊還沒有人搶過香呢)

    vinvin0530 於 2010/06/07 21:11 回覆

  • 脱裤衩放屁
  • 我是大陸的。考慮到台灣人看簡體字比較麻煩,所以我用繁體。從某種角度台北政府不是流亡政府。從一開始台灣就是屬於中國,以前抗日戰爭時期遷都重慶,內戰期間遷都台北。我認為一個中國兩個政權,兩個政府。民國遷都到台北,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擁有china席位。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china席位。對於china這個國家由兩個政府代表。一個國家兩個政府都有出現過。軍閥割據時期。德國的東西德。美國南北戰爭。
  • hiromasa
  • 流亡政府定義其實更精確來說是:
    一個國家內部政府,因為遭受外國入侵,使政府不得不移至第三國辦公。該政府雖不能直接且有效的支配本國,然世界各國仍承認該政府在國際法上合法代表此國,並認為外國勢力的侵入只是短期,也就是說,本國國內不應具有二個政府存在。

    流亡政府不可能在外臨時組成,其先前必在本國擁有合法統治權,例如:
    二戰時>>荷、比、盧被德攻打,政府移至英國倫敦辦公>>流亡政府
    (二戰時英國曾照顧南斯拉夫等國)

    流亡政府有二個很重要的點
    ○ 若為本國其他政權推翻,則不符合「流亡政府」定義
    ○在流亡前該政權為國家最高統治者

    現在的西藏即是所謂流亡政府,達賴在印北(印度支持)仍代表西藏

    台灣的中華民國政權非流亡政府 >> 只能算是內戰問題
    因為「非外國入侵」,「政府亦非流亡至第三國」

    巴勒斯坦也不是流亡政府,為一「解放組織」
    因為他雖被外國勢力侵入,但如果國際社會認可他可以參與國際會議、簽條約,才是流亡政府
    1977年莫三鼻克(葡萄牙支持)經住民投票後,認可其為合法政權,自此外國勢力退出,這是僅有的成功例子

    台灣如果不想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只需要長期且堅定的主張(最好由國家元首說),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不是中國一省,統治權含台澎金馬不含中國,中國要打,不變!其他國家不支持,不變!!
    建國沒有不流血流汗的,想要打迷糊有點難…

    至於樓上朋友所由一國二政府,這完全不是常態,
    東西德是二個國家,而米國南北戰則是內戰,打完了,仍是一國一政權。
  • 謝謝您~~但流亡政府並不見得是外國入侵所致 Kingdom of Hawaii(1893-1895)即是內戰迫遷而為流亡政府之一例
    事實上1949年 台灣仍為聯合國盟軍佔領地 因此不能稱為中華民國的"國內"
    因此個人以為 中華民國政府仍得稱之為流亡政府

    同意您所言:建國沒有不流血的

    vinvin0530 於 2010/06/22 20:07 回覆

  •  hiromasa
  • 剛挖了一下書,果然不能只憑記憶講會漏…定義有漏歹勢
    流亡政府定義如下:
    亡命政府とは、従来の合法政府が、反乱団体または外国の実力行使即ち革命(またはクーデター)或いは戦争の結果、本国を駆逐されて第三国に政府機関を樹立した場合のそれをいう。
    中略
    ところで、戦争の結果成立した亡命政府の政府的地位は国際法上本来的にはデ・ユーレのそれ(引用者注:合法政府としての地位を持つということ)である。
    広瀬義男「国家・政府の承認と内戦下」 p422以下
    このように、亡命政府が合法政府としての地位を持つ理由として、広瀬教授は、①亡命政府がその国の実効支配権を失った理由が外国の武力行使であり、自国民の革命ではなく、また②戦争を継続する限り、国際法上の合法政府としての地位を失っていないからと述べる。例えば、第二次世界大戦中、ベルギー、オランダ、ポーランド等の政府は、ロンドンに亡命し、本国の実効支配を奪われた。しかし、別に国民が革命を起こした5訳ではないし、未だに戦争が継続中なので、国際法的にも合法性を否定する理由はないので、亡命政府が正当な政府として連合国側に承認されていたのである。

    以下亂譯:
    所謂流亡政府,為一舊有的合法政權,由於叛亂團體革命(或不合法政變)或是外國勢力發動戰爭,使其被被驅逐出本國,不得不在第三國重建政府機關者稱之。
    (中略)
    然而,在戰爭結束後,成為流亡政府的政權在國際法上必定擁有合法政權之地位。
    廣瀨教授認為,流亡政府之所以仍然擁有(國際法上)合法政權的原因如下:
    1、流亡政府失去對該國的有效支配權是因為外國武力入受所致,並非由於自國國民的革命,或是…
    2、只要戰爭持續進行,就不會失去其國際法上的合法政權他位。
    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比利時、荷蘭、波蘭等政府失去對本國的有效支配,在倫敦辦公。但由於並非是經由國民革命(在國內法中,沒有新政府被受予正統性)、且戰爭仍然持續進行,
    因此無法否定期在國際法上的合法性,聯合國方面亦承認該流亡政府為合法政權。

    1949年台灣為聯合國盟軍佔領地,但現在總不是了吧
    現在中華民國政府還在跟中國爭代表權,也就是合法政權(明明每次提出申請的方式都是回歸聯合國…還騙人民是加入聯合國),中國不間斷的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但台灣從來沒有不間斷的主張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甚至現在已經不否認,實在無法說是外國。

    我比較傾向支持中華民國為一武裝強大的叛亂團體啦,畢竟早就失去合法代表中國的地位
  • hiromasa
  • 啊…我要被揍了
    広瀬善男教授名字打錯
    国家・政府の承認と内戦 上 広瀬善男・国際法選集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