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喃自語
一介文人,沒有刀槍的鋒芒,也沒有天子的權位,甚至不懂得向誰下跪─只能把一頁頁感慨,含淚,向天訴說。

  作者本來已將手頭資料彙齊,準備自今日起略抒在下對ECFA淺見,然而於昨日(0615)晚間,作者接觸到幾則令人慨嘆的新聞,雖說該主題之相關新聞,作者本因對該議題所牽扯之學理部分不甚熟悉,故不欲妄加評論,然而行政院吳敦義院長對此事的發言,卻令作者慨嘆─自詡民主的台灣社會,居然能夠容許行政院院長如此無恥,令人寒心。

  我想,我沒有權力默不作聲。

 

  作者所接觸到的新聞正是:

 吳敦義-台灣之恥.bmp 

 

  姑且不論郭台銘或鴻海集團是否為台灣之恥,吳院長此種說法是相當失格且謬誤重重的。

 

  首先,一個人對國家經濟及社會就業有貢獻的人,就不可能是「恥」嗎?德國對於目前世界經濟及文化的貢獻,相信世人有目共睹,但德國在二戰期間由納粹所發動的屠殺就會「因此」不是「恥」嗎?作者並不是認為富士康員工跳樓是如同屠殺一般的罪孽,更無意暗示郭台銘對於富士康一案應如德國對納粹屠殺般負起全責,而是說明:吳院長「有功故無過、有功故非恥」的邏輯,絲毫無法成立。

 

  如果吳院長只說出「郭台銘董事長對國家經濟、對社會就業、對公益獻出愛心」等語,作者至多僅能表示其為又一樁政府為財團脫罪的例證,以及官員邏輯混亂─或已認定台灣人民好騙到不需要講邏輯─的又一証明。

  問題在於,吳院長所說的不僅止於此。

  吳院長甚至還表示「我也很奇怪,這些人假如關心世事,對於過去轟動全球的重大貪污案,為什麼從來不講這是『台灣之恥』呢?過去很多舞弊,他從來沒有發出這是『台灣之恥』」。

  這種言論,非只得寸進尺,更是無恥之至。

 

  先就邏輯面論,有任何實質上的根據顯示:不曾表示所有貪污犯為「台灣之恥」者,都不是關心世事之人嗎(全稱否定,非P蘊含非Q)?這種定義未免過於廉價了吧。

  且恕我提醒吳敦義院長,您自己經常引以為傲的事蹟─在台北市議會引用資治通鑑質詢時任台北市市長的李登輝─中,就您引述的那段文字而論,作者司馬光先生及故事主角柳公綽似乎也不支持這種說法喔。下圖截自行政院院長小傳:

吳敦義院長小傳.bmp 

  「贓吏犯法,法在」,顯示貪污並非最嚴重的罪狀,與他罪(如故事中的「舞文」)相較仍屬輕者;但不曾表示貪污者是「台灣之恥」的學者,卻就不配評論時政(即院長所謂「世事」),更為院長所輕,未免太過可笑。

 

  何況,吳院長口中所謂「轟動全球的重大貪污案」,由其政治立場及近來言行中(如下圖),不難想像出他在暗示誰

吳敦義說扁當總統都貪瀆.bmp 

   但吳院長倘若真有絲毫暗示陳水扁前總統之意,則其不僅可謂之心中無羞惡,更可謂之腦中無是非。(如果猜錯的話,作者願意道歉。)

 

  先就羞惡之心論之,試問:陳水扁相關案件可曾定讞?一案二審適才落幕、兩案(偽證及零用金)則連二審都尚未進行,而一審審理中甚至偵查中的案子更不知凡幾,試問:以院長的高度,吳敦義焉有權指罪責尚未定讞、甚至還有偵查中案件在身的個案為「台灣之恥」?院長的格局何在?院長的風骨何在?

  院長的羞惡之心何在?

 

  誠然,從未有任何法律明文規定院長不得評論未斷之案件,然而「無罪推定」的原則,曾任立法委員的吳院長怎能不知?而司法判決未確定前,以院長的身分評論並認定其為「震驚全球」的「恥」,即使不違法,仍未免太過失格。

  誠然,從未有任何規範限制官員不得追殺已受或將受司法調查的個案(「對於過去轟動全球的重大貪污案」絕對不是對貪污本身的批評,而是描述個案,想必無庸置疑);然而猶記20097月,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僅是對警察Crowley逮捕黑人教授Gates一案,表示該動作不明智(act stupidly),便蒙受輿論撻伐,終致歐巴馬以總統之尊出面道歉,並邀請兩造至白宮和解─對根本未進入且不可能進入司法體系的案件,以高官的角度都該審慎待之,不論明示或暗刺,實皆應避免,何況以之攻訐學者?再試問,對於「轟動全球」的水門案(Watergate),可有哪位總統或國務卿在任上批評其以「美國之恥」並以之為財團脫罪?而身為台灣閣揆,其風骨、格局、責任感不及國際上相對職位的人物多矣!單就此而論,吳揆已可謂無恥,而對此未意識到自己的無恥,套句孟子說的,是謂「無恥之恥,無恥矣」!

  院長,您的羞惡之心安在?

 

  而就是非判斷之心而論,吳院長所謂「轟動全球的貪污案」完全是子虛烏有、「非我族類」式的橫蠻指控;一般而言,當人們言及「轟動全球的貪污案」,對真的有在關心國際新聞(不是只會看文茜世界周報)的人而言,馬多夫案及戴克辛案分別因金額龐大及後續波瀾或可稱為「轟動全球」;對歷史稍有了解者,或許會再加上美國總統格蘭特及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宋子文的貪污案;對國民黨黨史熟悉者,或許會再把下述記載也納入討論:(截自http://www.nytimes.com/2003/10/25/world/madame-chiang-kai-shek-a-power-in-husband-s-china-and-abroad-dies-at-105.html?pagewanted=4)

  ''They're thieves, every damn one of them,'' Truman said later, referring to Nationalist leaders. ''They stole $750 million out of the billions that we sent to Chiang. They stole it, and it's invested in real estate down in São Paolo and some right here in New York.''--- Madame Chiang Kai-shek, a Power in Husband's China and Abroad, Dies at 105, New York Times, 2003/10/25, retrieved 2010/06/16.

(美國總統杜魯門表示國民黨領導人「他們都是小偷,那群該死的每個傢伙都是」、「他們從我們送到蔣政權手中的上十億美金中偷走了七億五千萬美元;他們竊取了這筆援助,並將該筆金額拿去投資房地產,有些投資在聖保羅,有些甚至在紐約」)

  這並不是在鬥臭比髒,而是點出吳揆所謂「轟動全球的貪污案」,誠屬過分誇大,若非是非判斷能力已喪,便是操弄情緒、玩弄文字之行─亦即,其為腦中無是非的跳樑小丑!

  吳院長,您還記得您質詢李登輝前市長時所用的典故嗎?柳公綽可是「竟誅舞文者」喔,舞文弄墨的定義應該可是不僅止於曲解法律喔。

 

  (按:倘若扁案真能轟動全球,那也不是因為貪污,試觀相當支持馬政府政策的英國Economist雜誌,在扁案一審宣判時的插圖如下:

扁案經濟學人.jpg 

箇中涵義,不言可喻)

 

 

  如果吳敦義只是名嘴,那我可以不屑一顧;如果吳敦義只是立委,那我可以選擇漠視;如果吳敦義僅掌黨政,那我可以僅只嘆息─然而吳敦義貴為行政院院長,思考無邏輯、心中沒羞惡、腦內沒是非,卻又此等邏輯攻訐學者、暗刺個案、為財團護航,然而台灣社會卻選擇默許,卻令人不得不起身撻伐─產業創新、二代健保、ECFA、死刑存廢甚至主權問題,人們真的放心給這種沒邏輯、沒羞惡、沒是非的官員主管嗎?真要放任院長以這種論調攻訐異己嗎?

  如今重讀德國牧師Martin Niemöller的名詩First They Came,又念及此等新聞,令人不寒而慄: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我焉有權力不生氣?焉有權力不慨嘆?焉有權力放任、默許?

  我焉有權力,看著行政院院長以這種言詞攻訐異己,而默不作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vin0530 的頭像
vinvin0530

昨夜西風凋碧樹

vinvin05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iromasa
  • 吳院長這話是既得利益者的定心丸
    沒什麼恥不恥
    只要非我族類,就沒什麼好討論了吧
    只要放「八年遺毒」跳針大絕,和放扁維拉出來救援,
    自然會有一群忠心的爪牙點頭如擣蒜啊…

    是說學者也太有良心了吧,那是人家中國事務調啥查
    有這權力嗎@@

    台灣勞工境遇好不到哪
    加班不加價,只差沒跳樓而已
    台灣年輕人哀22k--給你22k就不錯了,不然一毛沒有,不然就慣寶寶
    中國年輕人跳樓--血汗工廠

    是沒錯啦,跳樓和靠妖程度上不一樣,但媒體關心程度真的差太多了
  • AK
  • 格主的文章論理引用都很有深度,
    期待您的新文,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