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執政黨以「動員戡亂」為面對監督的邏輯,如果許多學者選擇只在現實中扮演一個角色,如果人民的思維還為戒嚴、反民主的邏輯所左右─那麼,這個社會的民主,是在走鋼索。法西斯政權之所以興、威瑪憲政之所以衰,與當時的公民意識脆弱、民主走在鋼索之上,可謂有直接相關。

  然而府院黨在ECFA於立法院的審議問題上,自始至終都站在民主、法治的對立面,始終抱持「攻乎異端」、「非我族類」式的思維;面對監督的心態,更是自動員戡亂時期,始終不變─令人不禁對台灣民主的發展,感到憂心忡忡,更令人不禁憂慮:難道,歷史竟要重演嗎?

 

  首先,所謂「逐條、實質審查」,有慣例可循、於法律有據、於國際法有憑,府院黨不斷的侮蔑其為「歹戲拖棚」(林益世,0707)、「為一黨之私」(楊麗環,0707)、「國際笑話」(林鴻池,0630),實則昧於真相、踐踏法律。

  就國內往例論,2007年11月12日(立法院第6屆第6會期),台薩宏FTA即交由立法院外交及僑務、經濟及能源兩委員會召開聯席會議逐條審理,中國國民黨立委謝文定等更曾對中華民國後附註台灣表達不滿,在委員會更對相關部分提出異議;而根據立法院公報,台尼FTA等亦皆付委逐條審查;以是觀之,中國國民黨團對逐條、實質審查的侮蔑,在往例面上顯然站不住腳。

ly-三邊fta逐條審查.bmp 

ly擇期逐條fta.bmp 

  而在國際慣例上,交付國會審查更是有憑有據,更不致成為林鴻池委員所謂「國際笑話」;根據南韓首爾經濟日報(Seoul Economic Daily)的今年6月28日的報導,該國及美國間的FTA之所以簽署三年後仍不能生效,即因為雙方國會皆對其中部分條文有修正意見,使兩國無所謂國際法上「意思合致之發生」,而6月27日歐巴馬亦要求儘快進行實務討論,南韓貿易部金宗塤部長則表示美方此舉是回應國會監督所做的”adjustment─由此可見稱簽署後交付國會逐條審議為「國際笑話」,僅暴露出自己對國際事務的無知,除落人笑柄外,更暴露其府院黨恃權力而傲慢、不講理的真相。

  若就法律、憲政層面而論,中國國民黨的說詞更顯示了其惡毒蠻橫、視憲政與法治為無物的本質;除法律及預算案之議案,應經二讀會審查,此乃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7條之所明文揭示在案,而審查之方法,係有同法第9條第二項規範「應將議案朗讀,依次或逐條提付討論」;而即使法律未有所硬性規範,國會之審議方式也應尊重立法權之裁量─200912月新聞局之所以為監察院所糾正,即是其利用公視審委會委員請辭,自行決定由國民黨團遞補而不交由立法院審議(如下圖)─由此可見,由府院主導審議方式,聲稱「沒有必要逐條審議」,是變相的藐視立法權;由是觀之,不依法、循慣例使立法院逐條審查ECFA,誠屬架空立法權、迴避民意、戕害憲政之舉,是利用權力不對等,破壞主權在民的原則。

cypts-1.bmp 

 

  至於國際法層面,維也納條約法公約(Vienna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reaties)第十二條明文揭示欲以簽署為生效條件者,必須藉由條約規定、談判議定或全權證書之證明,同公約24條之二亦明定所謂生效需「俟確定所有談判國同意承受條約之拘束」,而根據主權在民、代議政治的精神,此種同意當經國會對所有拘束逐條審查;而ECFA15條規定「本協議簽署後,雙方應各自完成相關程序,並以書面通知另一方。本協議自雙方均收到通知後次日起生效」,更顯示實質審查實無乖於原協議之規定。

  綜此觀之,執政黨傾全黨之力所反對的「實質、逐條審議」,卻恰好是合乎國內外慣例、合乎法律者,執政黨利用執政資源杯葛,非但違法(監察院糾正案參照),更是對人民最為直接的挑釁,是執政黨心態停留在威權、戒嚴時期的例證。

 

  而在此同時,執政黨的國會議員,竟然利用權力的不對等,以「施捨」的態度威脅在野黨接受毫無意義的「付委討論、包裹表決」(按:討論後還是得包裹表決,委員會豈是狗吠火車、練習口才之處?),並對外宣稱是「折衷方案」(王金平,0707)、「委屈」(費鴻泰,0707),更進一步為反對黨扣上「吵鬧」(金溥聰,0708)的大帽子;一切實在很難讓人不聯想起希特勒對付政敵帕彭、衝鋒隊及共產黨的嘴臉,實在很難讓人不聯想起日前泰國總理艾比希對反對者的權謀算計,實在很難不聯想起白色恐怖時期蔣氏政權及其中國國民黨對反對勢力的迫害

  很難讓人不聯想起歷史上所有視憲政為無物、站在民主對立面的獨裁者。

  很難讓人不聯想起歷史上那些暴政、那些獨夫、那些君主專制

  以及那些戒嚴、那些「動員戡亂」。

 

  當這個執政團隊,已經把府院及媒體,當作攻訐、抹黑在野黨的打靶場,將行政資源作為抹黑反對勢力的箭弩,那這個執政黨已經不只是失格,更是沒有素養、沒有品格,是把心態停留在威權時期。

  而當政府可以運用權力不對等,將違法行為就地合法;而當執政黨可以利用人民的信任,將國家帶到民主、法治的對立面;而又當這個社會─尤其是這個社會的學者─選擇了只是「扮演一個角色」,選擇做這威權、罪惡的共犯。那這個社會的民主,是在走著鋼索。

  但願威瑪共和的歷史,不會再次上演;但願法西斯的舊事,不會重演於臺灣

  但願威權、戒嚴、「動員勘亂」的餘毒,不會復辟─即使,它們是披著民主政治的外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vin0530 的頭像
vinvin0530

昨夜西風凋碧樹

vinvin05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